男子取快递感染新冠病毒?媒体:制造恐慌就过了


资金用尽科研团队遭遣散,专家称“短见”、疫情早有预料

纽约市首席法医办公室发言人阿雅·沃西·戴维斯(Aja Worthy Davis)则表示,纽约全市每天不仅有数百人死在医院里,而且死于家中的人数正在激增,“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每天死于家中的人数在20至25之间。”戴维斯说道,“现在每天平均则约有200人死在家中。

纽约州州长科莫指出,他目前也未曾听闻将病亡者临时埋葬在公园里的计划。

科学杂志《自然医学》近日(3月17日)也发布最新研究称,新冠病毒为自然产物,不可能是在实验室中构建的,且新冠病毒之前或以相对弱化的形式在人群中传播,甚至可能已存在多年。病毒在发生突变后,才触发大流行。

在市长和州长相继回应后,莱文在推特上发文称,他所描述的将公园变为临时墓地的方案是一项应急计划,“假使死亡率下降得足够多,那么它就没有必要了。”6日夜间,莱文发表了另一项声明,声明中,他表示纽约市政府官员已“毫不含糊地向他保证”不会在公园临时埋葬病亡者。

截至6日,纽约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2181例,其中3485人病亡。

白思豪强调,目前纽约的病亡者人数尚未达到太平的最大容量,“尽管情况将很困难,但是我们还有空位。”

该项目的主要参与者,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说,去年九月PREDICT团队资金枯竭,无法继续野外研究工作,而数十名科学家和研究员也因此被解散。“我们不能放弃这样大规模,具有主动预见性的流行病预警计划,这是至关重要的,”达萨克说,这项计划本该对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范起到作用,而去年的削减行动,“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短见的做法”。

“我认为它可能在人类中传播了一段时间。”利普金说:“多久?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完全重建这一过程……它可能已经流传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

莱文指出,纽约市已计划了或将付诸实现的“临时埋葬”方案。他强调,纽约这座城市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即“传统的墓葬系统已基本无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