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防士兵雪地里演练骑射作战,媲美大片
来源:边防士兵雪地里演练骑射作战,媲美大片发稿时间:2020-03-31 03:37:46


直至抵达机场航站楼,准备办理登机手续,看到长长的中国人队伍,大家都戴着口罩有序排队,也尽量和周围人保持距离,我想:终于,我不是异类了。

回到酒店,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

韩国抗疫措施与危机应对能力依然面临考验

首先,前期重视度不够,应对不力,感染范围扩大。MERS患者最初在韩国确诊后,韩国政府并未认识到事态严重性,而是公开表明该病毒不会有那么高的传染性,也未能及时建议群众通过佩戴口罩、勤洗手等良好的卫生习惯防范病毒。同时,政府对病毒传播路径也未能清楚把握,更没有及时采取隔离等措施。这造成原本应该是治疗患者的医院,反而成为了病毒传染扩散的场所,收治患者医院内部出现大范围感染。此外,由于没有指定针对病毒有效的防范指南,尤其对与感染者密切接触者的界定出现问题(与感染者距离在2米以内,且在同一空间停留1小时以上),以致于首例患者入住平泽圣母医院后,很快就出现了不在政府界定的密切接触者范围内的人感染MERS。

穿过到达大厅,在路的尽头,一群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引导大家扫描二维码,填写电子入境申报,之后,大家拿着生成的健康码,中国人和外国人被分成了两条队伍。在检疫的大厅里,黑色隔断把整个空间分成了若干个小格子,每个格子里坐着穿好防护服的工作人员。

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人们都隔着坐。到达长春以后,由于在回国前一周,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一出机场,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

这种情况下,身边一个人的咳嗽,都会引起周围人极大恐慌。

德国媒体的宣传,让许多当地人不但不重视疫情的严重性,反而对于戴口罩的亚洲人都产生了歧视心理。我一个越南同学的父母在当地开亚洲餐厅,由于部分欧洲人对亚洲人的歧视,餐厅的生意也变差了许多。

最后,疫情蔓延,旅游业受挫,国际形象受损。由于韩国未能在第一时间阻断病毒造成扩散,国内旅游业受到严重打击,内需也大幅萎缩,经济几乎濒临“准战时状态”。同时,由于韩国MERS疫情持续扩散,外媒报道加重了各国民众的“恐韩”情绪。各国游客相继取消赴韩游,商务人士也纷纷取消访韩计划,重挫韩国旅游业。此外,少数韩国公民在疑似感染和与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情况下仍去国外旅行,其行为也使韩国国家形象受损。

3月26日,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新华社武汉3月28日电 记者28日从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获悉,截至27日,湖北省除武汉市外各市州的1450个离鄂交通管控卡口,已经全部拆除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