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首相约翰逊隔离10天仍发热 住院接受新冠病毒测试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而在全国范围内,长期追踪疫情信息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并没有更新医护人员确诊数据。长期以来被诟病数据迟滞的美国疾控中心,自然也没有相关数据。

科罗拉多州国土安全和应急管理部门发言人米奇·特罗斯特则表示,科罗拉多州卫生官员还希望通过对所有医护人员实施检测项目,查明谁是感染者。“这种检测策略有助于增强我们的医疗能力。”新冠病毒不认国家、种族、政治,在全世界发起猛烈攻击,哪个国家抗疫做得好或者不好,一目了然。

但在全国范围内,还是缺乏统一且严谨的统计,来显示受感染医护人员的正确数字。

上述例子充分说明,与公众的沟通是多么重要。多给舆论一些空间,让那里容纳公众的更多真实情感和情绪,也让那里形成官民更多的有效交流,其所产生的最终效果很可能是对官民沟通的帮助大于对社会紧张的推升。实事求是地加以改进,塑造中国舆论场的建设性,这是一个紧迫的课题,也是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

特朗普在白宫每日疫情发布会上警告,美国即将进入“非常可怕的时期”,将看到“一些非常难看的数字”。

现在,部分地区已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华盛顿州护士协会发言人露丝·舒伯特呼吁称:“我们正敦促(卫生部门)和州一级的紧急行动小组开始收集和报告医护人员感染的数据。”

其次,统计医护人员感染的数据,还有助于专家规划医疗系统的疫情应对。

福奇在发布会上说,保持社交距离措施得以执行,他在首都华盛顿外出散步时,看到人们等候打包食物时保持了2米间距。“在这般清醒和艰难中,我们会取得进展。”

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疗中心的安吉拉·加德纳教授同样表示,掌握医护人员受感染的数字,有助于医院制定规划。若有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那么医院需要一定的参数,来决定这些医护人员应该休息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