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反隔离禁令外出英高官辞职:劝别人宅家自己外出


曾光教授进一步表示,疫情控制的好坏,有时候不一定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地位、发展程度或者GDP,还是看一个国家的防控措施、防控思路是否正确,是否真正重视,是否按照传染病控制的规律去做。发展中国家做好了也能控制住疫情,发达国家如果不重视,疫情也会变得严重,看我国和欧美国家就是鲜明对比。

“国家的团结和繁荣建立在这样的信念上,即国家机构能够预见灾难、阻止其影响并恢复稳定。而当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时,许多国家机构将被视为失败,”基辛格说,“事实是,世界在新冠肺炎疫情后将永远改变,现在争论已经过去的事,只会让必须做的事情更加困难。”

他说,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规模是空前的,其传播是指数级的:美国的病例数每5天就翻一番。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治愈的方法。医疗供应也不足以应付不断扩大的病例数。重症监护病房已经到了不堪重负的边缘。检测量不足以确定感染的程度,更不用说逆转其蔓延。成功的疫苗可能需要12到18个月。

然而令人担心的是,面对疫情防控,印度并不占优势。

他指出,美国当前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治上有义务在三个领域作出努力:

241名确诊医护人员中,包括25名医生、190名护士和26名其他人员。从感染路径来看,最多的是社区感染,达101例,尚无一例是在治疗确诊患者过程中感染。

大规模呼吸系统流行病曾经在印度造成了严重危机。2015年,印度北部爆发猪流感,最终导致超过3.1万人感染,近2000人死亡。这一次,印度的情况会不会比2015年要严重得多?

世界卫生组织(WHO)紧急情况计划主任迈克·瑞安3月23日曾表示,虽然美国已经成为新冠疫情新的“震中”,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人类对抗新冠疫情能否取得决定性胜利,未来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印度控制该病毒的能力。

据美国密歇根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预测称,到5月中旬,印度可能会有91.5万人感染新冠病毒。

基辛格在文章中指出,目前美国民意分化,必须有一个有效率、有远见的政府来克服当下在规模上和全球范围内“前所未有”的困难,因此维持公众的信任对于社会团结、社群关系和国际和平稳定是至关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