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疫情为何暴发?美智库梳理3个月来政府应对失误


疫情防控方面——在寸土寸金的纽约,中央公园被改造成了野战医院;截至目前,美国“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已有超过百人感染新冠肺炎;至少29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颁布“居家隔离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31日表示,一位国务院官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疫情“震中”的纽约州的州长科莫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各州正在以竞拍的方式购买极度紧缺的呼吸机……

而对于此次美国祭出史无前例的2.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方案,不少专家认为将难以避免美国经济陷入衰退。

“我想让每一个美国人都为前方的艰难时期做好准备。我们将会经历非常非常艰难的两周,希望之后,正如专家预计,在经过仔细研究之后,我们将会看到隧道另一头的曙光。这将会非常痛苦,非常非常痛苦的两周。” 特朗普在最近的白宫记者会上略显沉重如是说道。

标普全球评级预测社会隔离将使美国的消费者支出下滑14%,其中受到直接影响的服务业(如餐饮、旅游、公共交通等)将因此下滑75%。

社会生产方面——3月26日美国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公布为328.3万人,超预期160余万人,几乎相当于2%的就业人口规模,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詹姆斯·布拉德预测,美国的失业率在第二季度或达到30%;美国3月份密西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公布为89.1,这是2016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3月份PMI综合指数跌9.1点至40.5,创下2009年10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在没有戴口罩的情况下会让疫情迅速扩展。

在香港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兼职教授夏春看来,此次应对新冠疫情的财政刺激方案虽然规模最大,但大部分是政府的转移支付。根据IMF的研究,美国政府投资的乘数效应最大,其次是减税,而乘数最低的是政府的转移支付。

在美国德州神经外科协会主席黄海涛看来,美国病例数增长极快至少包括以下几个原因:

当前美国面临的两大困境是:第一,大选和抗“疫”的双线作战;第二,救市和救“疫”的交织并行。

如今的美国,是怎样一番景象?